歌迷

直到我们再次相遇的那天

对不起真的对不起,不能一错再错了。

《不能朽坏的种子》摘录

他手捧玫瑰,无暇落了谁人心上尘埃,他独自漂亮,做万人迷浮游大气之上

有些事情可以理解,却无法接受。

双眸湾湾如水波里倒映重影的两条小桥,只能承载一个人归家。

离别是很正常的事啊,我们每天都在经历它的,早晨起来,和梦里的人离别,出门工作,和家里的人离别,打卡下班和烦恼离别,聚会结束和欢乐离别,疯狂购物和金钱离别,准时回家和艳遇离别,离开告别,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重逢,你依然会在晚上做梦,会和家人共度周末,会迎来新的烦恼,会等到新的欢乐,会挣回更多的钱,会遇到更合适的人,所以离别并不可怕。

你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,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。

一夜暴雨后空气中的尘埃颗粒望风而逃,氧原子开始争先恐后扑向这座城市,鸟鸣声唧唧啾啾装点着尚算冷清的街道,庭院池塘里品种为海芙萝拉的黄瓣睡莲在淡薄的曙光里舒缓身姿,圆润的雨珠流连在深碧色的叶盘上,几尾小红鱼游曳其中,又被一只调皮的白色小猫逗吓到躲进花叶间。那只猫眯眯眼,独享这份人间之外的浮生半日。如果有一天我能想出最浪漫的事,就是在如此一个清晨醒来,发现爱人静静躺在身侧,他的呼吸绵长如穿堂的春风,我的心也随之陷落永恒的四月。

傍晚时分天气微凉,小街里挤满摊贩,密密麻麻铺排延伸,明晃晃的小灯汇聚成流动的星河,照的人间熙熙攘攘,烟火升平。

像在做最后的舞台告别,他给自己选了首欢快的离别曲,清澈的童音合唱填满寂寞的空间,却给人如窗边秋叶般静美的侧影。似热烈,也萧瑟。似鲜活,也枯败。

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爱上别人了,所以就算你是一株歪脖子树,我也只能选择在上面吊死

圣经里有这么一句话:上帝的道是使灵魂重生的不能朽坏的种子。而爱,是我们唯一的信仰。

《零度无光》摘录

你没有来,就好像抛弃了我一样,你绝对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绝望,好似这个世界这么大,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一样。

你要相信,无论现实有多么的残忍,无论你受到当时的嘲笑谩骂,无论你是身居高位还是平凡如尘,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,他是爱你的,即使不曾说出口,即使你们见面就吵架,但是那个人还是会穿越人潮找到你,那个人是这个世界带给你伤痛的同时赐予你的礼物。

零度,在摄氏度时是冰水混合物的温度,在华氏温度是宇宙中的最低温度,零下273摄氏度,我的零度,是一人时的孤独。

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但是不一定就无可替代。就算不能成为你的唯一,也要成为别人不可替代的存在。

人的一生中总要遇见几个人渣嘛,跟他计较他会拉低你的智商,然后用多年犯贱的经验打败你。

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,渗透着你看不到的腐朽和迷乱,生活总有各种各样的厮杀。真相被掩盖,谎言却被推崇,你看吧,世界多么可怕。

情深不寿,慧极必伤。我一直都是知道的。

《终归甘愿》摘录

天色总会变暗,人也总要回家。绵延的城市里人们做着各自的事,留下的回忆似乎足够去回忆咀嚼很久。有些相遇太深刻,所以那些人不能忘,人潮中匆匆经过身旁的人,你不知道下一秒也许你就会爱上他。饭店从最初的明亮温馨变得落寞,可我只是想和你再多待几分钟啊。我在该送你回家的时候拉着你去看一部不好笑的喜剧片,你昏昏沉沉的枕着我的手臂打着盹,其实我知道的,电影不好看,可你靠在我肩上的样子很好看啊。

青葱岁月少年时,那些抛弃世俗原始纯粹的感情,干净又热烈,而在那段特殊岁月陪你走过的那个人,终将会成为日后无人可替代的存在。

燕去归来,沧海桑田,倘若注定有份无缘,亦感蒙赐初面。纵此生不见,平安唯愿。

如果哪一天我告诉你,你可以离开我了,求你一定一定,别走。

吴世勋是跟着张艺兴走到成熟的,那颗在那时就已经埋好的情种,随着岁月的累积,慢慢在吴世勋心中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。根深蒂固,缱绻决绝。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在伸长着这只手,一点一点的,想擦干你脸上的眼泪。只是为了补足那年,我没有勇气走上前去的萌芽的深情。

第一次,吴世勋的世界里,有了“心疼”这两个字的出现。

有时候宁愿你对我坏一点,被子里这么温暖,我心软了怎么办。

我像个淘金猎人,所以才找遍人海也要遇见你